一口甜甜的小鼹鼠

一条勤奋的好汉
just一个标题党
叶受only
最爱的宝贝是叶修

[雷卡]夏

——ooc!!ooc!小学生文笔
——超短打速摸预祝我括考试成功 @田括
——学生时期的纯情互生情愫的爱情故事(森么)

下课了,雷狮没管堆在一旁的作业,向初中部走去。

初三和高二放学时间不一样,雷狮都走到卡米尔班门口了,他们还没下课。雷狮朝讲台上望了一眼,是班主任在看着上自习呢。

卡米尔在第二排的中间,撑着头睡觉呢。

老师眼皮底下呢,雷狮咧咧嘴。

等了十几分钟,给高三补课用的上课铃声响起时,老师才摆摆手示意可以回家了。

顿时教室里充斥着各种声音,叽叽喳喳的。老师出门,一愣,给雷狮打了个招呼。

雷狮笑笑,给了个还算积极的回复,之前他初三就是这个老师带的,因为他成绩好,对他也挺好的。现在又带上卡米尔的班,对卡米尔也算不错。

雷狮转头,发现卡米尔的同桌已经收拾完书包了,正准备叫卡米尔呢。雷狮快步从前门走了过去:“先别叫他了。”他伸手拦了一下。

对方被吓了一下,看清雷狮的脸后又平静下来。点点头,背上书包,小声的说:“那学长我就先走了。”

雷狮点头,看着那金发小孩向门口跑去。

后门一阵喧腾,几个人闹成一团,雷狮拧着眉,给卡米尔捂住了耳朵。不到五分钟,教室便空了。雷狮才把手从他耳上移走。

看了看无意识间已经调整睡姿,整张脸都埋进臂中的卡米尔,雷狮从他旁边叠着的书中抽出本物理辅导书。

一眼扫过,密密麻麻的小题中只有几题是错的。雷狮捞了个本,看着不知道哪个损色送给卡米尔的粉色还带爱心的内页,笑了半天才低下头演算。三步算出答案,想了想,又在下面写了小半张的解题步骤。

陆陆续续写了三四道题,卡米尔的同桌又风风火火的跑回来,因为小跑磕磕巴巴的对雷狮说:“雷...雷狮学长,我有本化学练习册在卡米尔那里,能不能帮我抽一下?”说罢,向卡米尔桌子看去,却看到了雷狮手中粉红色的本子,大半个脸都燥红了。

雷狮起身,金会意,蹑手蹑脚的挪过去,但拿出被压在最底下化学练习册还是不小心发出了“吱”的声音。

卡米尔慢慢的抬起头,却看见金飞速逃离现场的背影。

耳朵都红了半个,怎么回事?

向旁边一瞥,看到雷狮在随手翻弄着那个粉色的本子。

卡米尔顿时明白,这是他本子没了让金去小卖铺顺便捎个时,他故意带回来的。

笑着给雷狮讲了讲来龙去脉,雷狮听完后却抛出个无关的问题:“我记得你和他一直是同桌吧?”

卡米尔点头,看见雷狮不停的拨弄那个本,愣了愣:“大哥喜欢就拿走吧。”说完自己嘴角都带着一丝绷不住的笑。

雷狮把本子随手装进卡米尔书包里,又带上那本物理题集,拎着包,向卡米尔招了招手。

出校门时,好几个女生频频回首。卡米尔认得的,是和雷狮同一届的。和其中一个回头的人正好撞上视线,卡米尔对她友好的笑笑,雷狮眯了眯眼睛,没说什么。

“吃什么?”雷狮捏着他的围巾尾问到。

卡米尔看着对面的甜品店,雷狮顺着看过去,意会。

两个人最后掂着三四个蛋糕盒子回了家。夏夜还是燥热的很,一进门雷狮就进卧室开了空调。两个人本来住的宿舍,雷狮嫌舍友是死对头,便拉着卡米尔一起出来合租。学校旁的租房一般租金便宜,最开始两个人也是各租一间。入了夏后,就不得不开空调了。电费自付,房东也不会给租房安什么省电的空调,两个人便都颓在雷狮那个稍大的卧室。

卡米尔支着头,在雷狮屋里的书桌上看解题步骤。雷狮写的十分清晰,本来晦涩的题意被一条条梳理开。将笔记摊开,认认真真把那几页粉红色的纸贴了进去。

就像大哥给自己写的情书一样。卡米尔失笑。

雷狮玩着游戏,偶尔抬头看一眼坐的规规矩矩的卡米尔。好像每天晚上都是这样,感觉两个人似乎交流很少。的确,他们都不是话多的人,虽是相对无言,若真处在其中可没有一丝尴尬。反而能寻找几丝甜津津的温馨来。

雷狮一局罢了,carry了整场的他格外有干劲的催促卡米尔睡觉。卡米尔看了眼表,本露出点犹豫。看到雷狮上扬的嘴角,话到嘴角转了个弯:“好。”

放下手中整理一半的笔记,洗漱完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毕竟今天上床比较早...卡米尔闭上了眼睛,脑子却清晰的很。雷狮去洗澡了,浴室中哗哗啦啦的声音也格外让人发困,等到吹风机声音响起时,他整个人都已陷入睡意中。

雷狮看着另一边床上紧闭双眼的卡米尔,坐到书桌凳旁擦着还向下滴水的头发。

吹风机的声音太大了。他想。

头发已经半干,雷狮身上还带着刚冲过凉水澡的冷气,他一躺上卡米尔就发出小声的类似舒坦的一声叹息。

这小孩,雷狮笑笑。

调了空调定时,被吹的十分舒服的他不大会就睡着了。

雷狮的睡相可不太老实,半夜空调停止允许后,薄薄的毛巾被都推在一边。卡米尔迷迷糊糊的被横跨在他和雷狮中间的被子膈了一下,随手向雷狮身上一搭。

雷狮身上汗津津的,他受不住热,卡米尔开灯找空调遥控器时看见雷狮裸露出来的蝴蝶骨上都沾着透明的水珠。不由把温度再调低了两度。

开了灯可就难睡着了,再加上在教室补的觉,卡米尔只能直愣愣的盯着对面的雷狮。

黑夜中只有呼吸声和蝉鸣。雷狮突然有了动作,一把揽过卡米尔,说是揽也这是胳膊轻轻搭在他的腰上。空调带来的凉意浩然无存,两人肌肤相黏之处都渗出一层薄汗。雷狮这时便不惧热了,胳膊反而收的紧了些。

本来准备挪开雷狮胳膊的卡米尔勾了勾对方的关节窝。

算了,他想。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