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甜甜的小鼹鼠

一条勤奋的好汉
just一个标题党
叶受only
最爱的宝贝是叶修

[少暗]暗杀失败被人带在身边日久生情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梗是开小号去了少林,发现和尚的声音很有活力,反差萌8
——ooc!ooc!ooc!小学生文笔
——师弟快来让师姐疼爱´_>`

1.

暗香阴沉着脸,想着要不要和师姐抢暗影这一单。师姐等级比较高,但是对方可是少林弟子...师姐切的过这秃子吗?听说那人可是没入门时就在南北少林比拼中获胜了。

正当他纠结时,头顶的阵痛打醒了他。条件反射下,他把背后的匕从中间截开,向袭击方向杀气腾腾的看过去。师姐挑挑眉:“这么凶啊?你要的没奇异香味的香囊,师姐专门给你抢的。”

暗香心中顿时一片柔软,满满都溢着学姐刚才的笑。深受掌门重女轻男的影响,气血冲头的他直接跑到行当白榜接了那一单,师姐气的狂追着他绕着暗香地界跑了一圈。

没被那和尚削死就要先被师姐削死了,他拉着围巾开着轻功想。突然身形一震,有人把他拉到旁边的巷子里。

暗香想也没想抽了剑隐了身形,仔细端查起了意义不明的来人。那人似乎是看到大活人活活消失在眼前有些困惑,左右探视着。

暗香嗤笑,光秃秃的脑袋倒是很好认,不用费劲就找到了暗杀对象。捏了一击暴击上去,刚现行就劈头盖脸朝对方砸去。正想进行下一拨攻击却发现秃子不见了。

他敏锐的朝天上看去,果然迎来了一击眩晕。他扶着墙,怒目看对方,吃惊的发现硬生生吃了他暴击的人几乎毫发未伤。比不过,他一颗心都沉了下来,对自己实力下了定义。

接下来,他看向对方,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像是在欣赏最后的盛大表演似的。

和尚却也回应一笑,开口就洋溢着十八岁少年傻嘻嘻的活力,当然这是暗香定义的。挑眉说:“贫僧不杀生,当然小猫也在内。”

没等那双薄唇吐出什么,便捏着他后颈让他昏了过去。和尚看着飘出来的悬赏单,对整个人都摊在自己半肩上的人露出个纯良的笑容。

2.

暗香悠悠睁开了眼,先是捂着刺痛无比的后颈,一声咒骂就要出口,被骂主人公却突然出现在门口,便硬生生刹住了。

少林看他紧绷着的唇线,格外冷峻的脸部棱角,也把自己正在上挑的嘴角强行向下撇。

暗香一看他摆着的臭脸就来气,恨不得一拳砸上去。比蛮劲比不过他,他皱着眉想。兰花先生和师叔从他们小时候开始就没交他们用硬碰硬的方法制胜,而是...

他本想出其不意的隐了身形冲出去,谁知那和尚看他不见后不紧不慢的开了个圈,不久,暗香边现了行。

“你想干什么?”他一脸不耐烦,随即又把脸埋在围巾中隐去所有情绪。

受困于人还这么嚣张,和尚无奈的笑笑。操着活泼的嗓音打着无聊的官方语调:“你煞气太重,一位师兄曾经和我信誓旦旦的保证要渡兰花先生犯下的所有罪,我自然也要替他分担点。”

暗香咬咬牙,心中大骂这人说的都是狗屁,面上只是淡淡:“你打算怎么渡我?”

少林笑的十分灿烂:“陪我云游四海,消消你的煞气吧。”

3.

打不过就从,他黑着脸跟着少林出了门,逃跑三次被拦之后他也就放弃了抵赖。

跟着少林消消女施主的烂桃花,再跟着他训训小和尚,暗香觉得在这样下去自己都记不得血腥味了。对,还有肉味。

那天被少林拐去说要见故友,他点点头,心中却早骂了他千万边了,你见故友管我屁事。但他还是维持着自己一开始的高冷劲。

到了地方,肉是有了。暗香第一反应是先看少林的脸色,哪位故友这么没眼力见。朝对面一看,我嘲!!香帅!!看了这肉是给他准备的,他冷滋滋瞅了少林一眼,什么时候和香帅都通风报信好了。

听着两人笑盈盈的对话个几轮,香帅自然的把话题抛到了他身上:“小友跟着少林自愿学习,倒也是件好事。虽说暗香把自身性命看做极轻,若真没了小友,我岂不是又少一个知己?”

明明是强买强卖,他心里嘀咕着,嘴上却不说,只是点点头,笑了一下。

三人畅聊到黄昏,香帅止了话头,朝少林眨了眨眼边做了别。暗香不语,跟着少林起了身。

楼外金陵城内已挂起了灯笼,各色的烛光映在地上,他略带疑惑的看向少林,少林会意:“今天是西洋的情人节,点香阁做活动。”

暗香点点头,心想着这和尚对风月场倒知道的不少。好像抓住他软肋似的神清气爽了起来。

少林看他高兴,也笑笑,手却悄悄的勾着他长长的头发丝尾部打转。

身后的小姑娘都看的燥红了脸。

少林自己也无奈笑笑,嗨...自己这是在干嘛呢。

4.

大半年就这么过去了,一天早上两人正老老实实吃着早饭呢,早饭店破了个大洞的屋顶突然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人影直接掉到了桌上,暗香头也不抬扔出暗器,却发现对方敏锐的躲过了,并闪到了和尚身后。

“我师弟呢?”对面闯入的人捏着和尚的脖子问恶狠狠的问。

啊...是师姐啊...

暗香低下头继续喝豆浆。

不对?!是师姐???

显然她也注意到了对面一手包子油的暗香,脸上露出小兔崽子活腻了的表情。但看到旁边的少林她还是小小的笑了一下:“师弟怎么半年不回师门?”

暗香看着她和善的笑容,也勉强挤出了笑容。她看看暗香又看看和尚,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扔给他包衣服,说:“师姐们嫌布料老气,给你做的衣服裤子。”说罢便光速跑路了。

你不救我逃离魔爪吗?!?

我向和尚身上抹抹包子油,打开包裹。

屁咧...这明明是我上回和和尚去看的最贵的布料。

一时间,暗香甚至感觉在和尚身边的日子都是值得的,连手中的豆浆都变的甘甜可口。却没注意和尚冷目看了他一眼。

今天一天少林对暗香都爱答不理的,暗香本事也不是话多的人,穿上了师姐们亲手做的衣服更是让他飘飘然到不知怎么做,更是注意不到闷骚的不满了。

晚上到了酒楼,心情格外美好的他要了比平时多要酒。却喝的有些醉了。

为什么会在今天醉呢...?少林想到,杀手不是从来都保持警惕的吗。是今天实在高兴...还是已经完全信任他了呢。

对面的人却不给他思考的时间,他眼尾都被酒醺红。看着少林说:“师姐们的头发都是我梳的,我给你免费做二十次头发,你放我走行不行?”说罢,看着少林已经攒起的头发乐滋滋的自己笑了半晌。

“和你一样头上戴花吗?”已经做了俗世弟子的少林摸摸他的下巴问。

暗香趴在桌上,用手比划着:“对啊,我给你满头都戴花,红...的...绿的...给你戴一头~”说罢边睡死在桌上。

少林不语,扛着深睡的人回到了客栈,揽着那人的腰。他身上的兰花香却一阵一阵的淹没自己。和他本人一样黏人。少林舔舔嘴,进入了与暗香的美梦。

评论(9)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