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甜甜的小鼹鼠

一条勤奋的好汉
just一个标题党
叶受only
最爱的宝贝是叶修

[牛灿]在线收看校草互gay

——ooc!小学生文笔恋爱流
——玛丽苏人设,感情突兀

吴亦凡朴灿烈,全校最幸福的两位男士。分寝室时他俩在最后,两个人霸占了四人间,常年招仇恨之最。

两位作为校草,可以说是非常撞人设了,都是又高人缘又好。不少少男少女曾实名表示自己愿意和两人来一次轰轰烈烈的三角恋。

据有关人士透露,应该是不太可能。小道消息言,吴亦凡和朴灿烈十分不和。不论朴灿烈怎么向吴亦凡伸出友谊的常青叶都被吴亦凡拿着小剪刀唰唰剪断。

不少人深以为然。每次有朴灿烈旁观的球赛,吴亦凡打得总是格外凶猛,眼刀子还总往朴灿烈这边递,坐到朴灿烈旁边的人都被冰了一下,朴灿烈却格外热情的挥挥手。

这眼刀子递的可不随意,吴亦凡长的可甜可盐,刘海撩起是一种型,刘海放下又是一种型。因此校内广为流传的真理:你喜欢的型,吴亦凡都有。吴亦凡喜欢的型,你有个屁。这位凡先生周围总是只有大把兄弟,却没有一个妹子。人送外号“骚话无敌,尬聊0分”这就是凡先生的特殊体质,和女生聊天能把天聊死。但是无论是那种情况下的吴亦凡,都是一个大谐星。他会说话,也会来人事。面对女生总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待人也十分温和。

哪有对朴灿烈这样用眼刀子来招呼的,不少人纳闷,难道是因为两人有什么狗血情史??

此时的朴灿烈及众人都不知道,还真是因为感情纠纷。朴灿烈现在正高高兴兴对旁边人说:“你们没有觉得吴亦凡打篮球时眼神很帅吗?”

周围没人敢答应,不知道朴灿烈是在嘲讽还是在真夸,只得目送他回了寝室。

朴灿烈一推开门就看到如此光景,吴亦凡光裸上身,手正搭在裤子上,机械的向门外转过头。朴灿烈烫手似的把门一拍,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面红耳赤了起来,吴亦凡已经是反应过来,继续换衣服。朴灿烈思考了几秒,还是没有转过头,男生的友谊是可以耍流氓耍出来的,他心想。

吴亦凡换完一套衣服,发现朴灿烈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吴亦凡没说什么,朴灿烈脸红还没有褪去,衬着肤白还挺好看的。

还是朴灿烈先开了口:“我们...去吃饭吧?”

吴亦凡十分霸气的一挥手,示意朴灿烈带路。

两个人开学几个月第一次同时出门,平时也只是在寝室简单交流几句。朴灿烈觉得这简直是两人友谊的一次大跃进。鲁迅曾经说过:“男人的友谊就是靠撸串建立起来的。”朴灿烈果断带吴亦凡来到了烧烤摊。

一路上无数女生低声惊呼,吴亦凡和朴灿烈都是沐浴在眼神里长大的,自然不在意。但朴灿烈总觉得那眼神和平时不一样似的,拉着吴亦凡走快了点。

朴灿烈屁股刚挨板凳就连续报了一长溜串,吴亦凡沉默,没话找话:“你很喜欢吃烤串吗?”

朴灿烈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还好吧...我看学校论坛,上面说你很早之前的朋友圈很喜欢撸串,我朋友说为了处理好室友感情,让我先请他吃两顿找找口感,我点的都是我们俩都觉得挺好吃的。”他说,又连忙补了句“真的是学校论坛上看到,我没有轮你朋友圈。”

吴亦凡笑笑,说:“你点的都是我喜欢吃的,咱们口味挺像的哈。”

两人又顺着向下扯了几句,便玩起了各自的手机。

两人玩的游戏不一样,朴灿烈玩的是mob类游戏,吴亦凡玩的则是音游,nba一类的游戏一时间两人游戏背景音此起彼伏,直到服务员把铁盘和羊肉串一起摆上去,两人才把手机收了起来。

吴亦凡诧异的看了朴灿烈一样,他知道mob类游戏是不能暂停的,朴灿烈怎么收的怎么快。

朴灿烈对他笑笑:“陪你吃饭更重要。”

吴亦凡内心想,gay爆兄dei。面上却只是挑挑嘴角,露出标准的吴亦凡矜持笑容。

男神就是男神,撸串也和平时的男生聊的...差不多,两人从篮球聊到dota,吃了将近一个小时后,两人终于把桌上的串都干完了。

出了门,天已经朦朦灰了,他们两个慢吞吞的向寝室走去,身边走过无数对散步的情侣,两人却神色无异。

自那晚之后,吴亦凡和朴灿烈之间的隔阂仿佛消失了。吴亦凡开始手把手交朴灿烈打球,本来有吴亦凡的篮球场就里三圈外三圈围着,这两位同时出现还有亲密接触,各种直男直女弯男弯女都心照不宣的围观着。

吴亦凡明明和朴灿烈关系改善了,打篮球还是冷个脸,让一众人一脸问号。

两人练习时吴亦凡贴进脸,朴灿烈被面前男人味十足的酷酷表情的脸小小的惊艳了一下,手上习惯性的动作,自然被对方回避过去。吴亦凡弹了一下朴灿烈的额头,笑笑说不练了。

老师都不干了,朴灿烈只能跟着罢工,推开人群,吴亦凡手拉着朴灿烈的手腕向前走,被撞了几下也没走散。

朴灿烈的手却仿佛不受控制似的,攀上了吴亦凡的手心。

他手心干燥温暖,吴亦凡回头看他一眼眼神明暗不明,也没把手抽出来。

就这样走到寝室,吴亦凡打破了一路上沉默:“其实我...”

朴灿烈侧首看他。

“是个给...一直以来都挺喜欢你的,寝室是我求着老师帮忙调的,你在看我打球的时候也是装酷给你看。”吴亦凡上挑着眼角,因为打球比朴灿烈稍黑一点的手轻轻搓着朴灿烈的手。

朴灿烈啊啊的支吾的好大一声,最后说了句:“我也...一直都挺喜欢你的。”

两个大男人,莫名的扭捏起来。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