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甜甜的小鼹鼠

一条勤奋的好汉
just一个标题党
叶受only
最爱的宝贝是叶修

[月叶]我爱豆貌似暗恋我(上)

ooc!ooc!ooc!慎入!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月叶续一秒。
月叶真的好好吃呜呜呜

宾馆等待处的椅子上,有个人玩着手机一脸阴沉。

所以说为什么月中眠会坐着宾馆门口呢。

被他狠狠戳着的手机中。

月中眠:所有宾馆都没位置了。

田七:给小月月点蜡

月中眠:小月月也是你能叫的?!

月中眠关上手机,叹了口气,目光呆滞的看向窗外。

背后突然出现一阵骚乱,月中眠恍如未闻。

感觉有人站在自己身后,月中眠回头看了看。

叶叶叶...叶修大神!月中眠突然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说:“大大大...大神!”

叶修点了点头说:“田七在兴欣公会喊人来接你,我刚好在附近,走吧?”

月中眠一脸恍惚的点点头。

两人并肩走在街道上,叶修带着帽子和口罩,但是月中眠还是直愣愣的看着他的脸。

大神的眼睛真好看,皮肤也真好,大神真可爱。

感受到身旁人的视线,叶修也转头看向月中眠。

月中眠刚和叶修眼神对上便瞬间转头。

叶修也转回去看着路,口罩下却露出一个不小幅度的笑。

真可爱。

月中眠眨了眨眼,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便开口问到:“叶神我们去哪啊?”

“去宾馆啊。”叶修的声音从口罩中传出来,显的有点闷。

月中眠小声的哦了一声,心里却有点失望。

就这样沉寂的走了一路,到了宾馆门口,叶修却没有带月中眠去前台。

“没房间了,小月月你凑合着和我挤挤吧。”叶修拿着房卡向电梯一刷。

看着愣在门前的月中眠,叶修想着门快要关上了,便拉了月中眠一把。在把月中眠拉进来之后又自然的松开了月中眠的手。

月中眠把手指朝掌心轻轻擦了几下,眼神却是藏不住的兴奋。

叶修看着也好笑,在游戏里也没看见这么激动,相处的挺自然啊。

看着月中眠这样,叶修也想逗他。

到了房间,月中眠只看到一张大床。

叶修摊了摊手:“没办法啊,双人床没有,我当时可只定了一张大床房。”

月中眠面上更兴奋了,说话也变的掩不住的轻快:“啊,这样吗?但是也只能这样了,委屈大神了。”

叶修顺手揉了揉月中眠的头:“小月月我先去洗个澡。”

看着叶修转身入了浴室,月中眠兴奋的拿起手机。

叶修老婆的狙击地

月中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暗恋鼹鼠的豫语:小月月又和叶神打副本了这么激动?

弯腰的鳗鱼:小月月又犯病了!

月中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神真是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暗恋鼹鼠的豫语:我叶最可爱

月中眠在群里发泄过又自己激动一会。等等等...可是都过了三十分钟了,叶神却还没出来。

就在月中眠胡思乱想的时候,叶修的声音从浴室里响起:“小月月你睡着了?”

月中眠被吓得一抖。

“没有!叶神你怎么了!”月中眠赶紧吼道。

门开了,叶修擦着头发出来了:“没事就喊喊你,你也去洗吧。”

月中眠看着水珠从叶修头发下滴到锁骨,继续向下滑动到衣服内,眨了两下眼看向了别处:“好好好。”

“对了,这水有点热,你自己再调低点。”叶修对翻着行李箱的月中眠说。

“恩。”月中眠找到了明天要穿的衣服,对着叶修笑了笑。

站在浴室里,月中眠一边脱衣服一边想着刚才叶修手指和黑发互相交缠,想着叶修总是弯弯的眼睛,想着他调侃别人的微扬眉头。

打开了花洒,微凉的水拉回月中眠的思绪。

大神居然嫌热?月中眠搓着自己的头发 , 大神是皮肤太嫩了,月中眠得出结论。

洗完澡,月中眠还停留在叶修的白皙细腻皮肤上。

随意的轻甩两下头发,月中眠轻轻的出了门。

看到已经躺着床上的叶修,月中眠咽了口口水,和偶像同床共枕难度也太大了吧!!

动作放的更轻的上了床,叶修把眼睁开了一条缝,说了一句话,但是因为他没睡醒的缘故,叶修说的什么月中眠都听不懂,只得嗯嗯的应答着。

身体紧绷的直躺在床上,月中眠听着旁边叶修的呼吸声,觉得自己幸福的想要上天。

就在月中眠快把自己的粉丝史回忆一遍时,叶修转了个身,看着大神在面前的脸,月中眠瞪大眼睛,感受到大神搭着自己的腰,月中眠加粗了呼吸。

月中眠感觉心跳快到能听见的地步。

叶修突然发出了哼哼声,月中眠迟疑的把手放着叶修背上,以轻柔的力度揉着。叶修安生了,手也变了位置,直接糊到了月中眠脸上。

月中眠沉默着感受着来着脸上的沉重,似是神差鬼使的伸出了一小节舌头。

真凉。月中眠神游。

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干什么!反应过来之后月中眠瞬间身体一抖。

没救了,叶修感受到指尖下的湿润感后这么评价月中眠。

不过这孩子真可爱啊´_>`

月中眠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还是叶修把他叫醒的。

穿着兴欣队服的他带着发箍直接把苹果丢给他。

“大神...你头箍...”月中眠弱弱的说到。

“洗脸忘取下了。”叶修边说边撩着头箍,还因为揪到头发吸了一大口气。

看着叶修的小动作,月中眠眼睛一眨也不眨。

私下的你是我们这种人很难看到的吧。努力把关于叶修的一切放入心底,怎么也不会忘记的。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人啊。

看着月中眠突然柔和的目光,叶修抽了抽嘴角,这是又脑补到什么了。

月中眠和兴欣战队到场地才分开,月中眠向叶修挥了挥手,转身走向插着红色旗帜的会场门口。叶修直接从后台走到了选手通道。

“你是小月月?”那边女生高喊,月中眠被挽着手脸似乎有点懵。

几乎是人拽着进了会场验了票,月中眠被塞了个手幅。

被妹子拍了拍肩:“一会喊大声点,小月月拿起你的痴汉劲。”

评论(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