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甜甜的小鼹鼠

一条勤奋的好汉
just一个标题党
叶受only
最爱的宝贝是叶修

[all叶]艳史(1)

—小将军被大家酱~那样~滴故事
—ooc!ooc!ooc!
—排雷:r18

楼贵妃最近央着圣上下了道恩旨,许叶将军两幼子入宫陪读。皇上大手一挥,许叶修伴着二皇子周泽楷,叶秋伴着三皇子周彬豫,次日便进宫。

一时不少人猜测皇上的用意,太子文武双全,善弄权势,朝中不少重臣已为其所用,这是捋着皇上的龙须了?叶将军之子,若是自幼陪读,必是顶顶的情谊,这份情谊可是作用不小。叶将军父辈手持开国铁卷,一辈一辈都是铁骨铮铮,是武将之手,这位的支持可是不可小看的力量。也有人说这两位皇子一位寡言软弱一位无心皇位,皇上只是顺着给将军府个面子,在国子学蹭个位罢了。

不管京城把叶家放舌根多少遍,次日进宫,叶母只是嘱咐不准给贵妃添乱就把两个便宜儿子打包送了进去。

娘这态度不是很明显了,偌大个京城能动他叶家的有几个?赶着给名声上添花的好事不干还不敢去。叶秋扶额想。叶修在微微颠簸下,仍靠着叶秋肩膀补觉去了。

叶秋百无聊赖,卷着哥哥落在自己肩头的几缕发丝玩。

并没有睡着的叶修暗骂,臭小子拽的你哥头皮发麻。

到宫里恰是用膳时候,贵妃姐弟邀两人共食。两人爽快应了,到殿上就听公公压嗓子的喊。掀了帘子边看见楼冠宁上前迎着,叶秋和他对视笑笑,想来都是贵妃给他们仕途铺路呢。叶修避开婢女的搀扶,自然的拉过叶秋早搭在他面前跳下了车,还拍了下叶秋的脑袋,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想来也是做了不少次。

三人进到殿内,听到宫人传报,说是贵妃还在别的妃子殿里说话呢,让他们先自便。楼冠宁歉意一笑,叶秋忙忙摆手。叶修斜眼看两人一眼,看他们又快开始说官腔互相逢迎,不再理他们打量起今天菜色。

楼冠宁等奴才们备好饭便挥手谴他们下去。没有旁人,三人顿时打回原形,没了外人眼中那翩翩君子样。叶秋楼冠宁上一秒还在这个夸贵妃恩情无限,那个说思虑不周该打该打,现在已经夹着同一块鸡肉互怼了。

叶修看着两人打架,看好戏似的的扒着米饭。又听见那捏嗓子的公公喊到:“娘娘驾到。”

贵妃到了后,连饭都没动一下。念着男女有别,就算是几个半大孩子还是要避嫌,她只说了点体己话又被皇上请着一起用午膳了。

楼冠宁看着姐姐眉眼带笑,满头珠翠,也放了心,嘴角都带了点愉悦。叶家两个孩子也偷偷笑。

楼府叶府挨的近,三人自小就是一起翻墙淘气的,没少被以前的贵妃娘娘念叨着。贵妃闺中时就是标致的美人,还有落落大方的名门气质,就连捋起三个小子都是温温柔柔的。

楼冠宁和贵妃出自一嫡母,情谊自是不必言说,叶家俩小子也是被贵妃看着长大的。更何况楼叶两家是世交,叶夫人经常与自家走动,姑娘小姐们每月都会在十七左右聚聚,自是亲密的很。怎会让交情断在叶修他们这一代。

一缕白烟从叶修身后的镂花铁球中缓缓飘出,勾着他的衣角缠绵,叶修不甚在意的吸吸鼻子。

是桂花呢?

楼冠宁应了又陷入沉默。

何必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少年时期也有这样过于齁甜的花香。这是楼家常备着的香。正值躁动时,楼冠宁以前身边不少纨绔,什么艳本chun宫都赶着往前送,楼冠宁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自己也是开了窍的人了,却男女合欢并无兴趣。大家一起出去寻乐,他却只是饮酒,软玉温香在怀也无冲动可言。

可是每晚总有一个暧昧的轮廓与他共赴云雨。早起时望着不堪的褥裤发愁。这是……发了春?楼冠宁心中那点小傲娇的想法都纠结了,他欲在仕途上有所作为,本以为自己不是为情所肝肠寸断之人。

除此之外无能拨我心弦者。

楼公子这甜蜜又耻人的秘密困扰他数月,偷偷打量了不是自己见过的姑娘的身形,全都一一否认。连被拉去风月场抱着找人的心思,也勉强打起精神。这次旁边的姑娘煞是好看,高高梳起的发髻,再是一双含情美目,再下是两瓣薄唇,再下是鼓起的....非礼勿视!

楼冠宁看见那美人凹凸有致的身材便知不是,梦中那人身材平平,怎么会是?看着美酒佳人,楼冠宁居然出了神。想起他和叶修掏鸟蛋时被摔坏那一只。小鸟倒是挣扎的叫了起来,还活着。只是巢中少了一只蛋...最后还是叶修逼着叶秋去厨娘那摸了个鸡蛋放回窝里。

奶娘说这种小鸟很难养活呢,一回去叶修家看看小吱。

正叹气呢,一双柔荑就在他胳膊上到处游走。若是旁人怕是骨头都酥软了,楼冠宁硬生生被摸出一身鸡皮疙瘩。汗毛都立起来了。

姑娘眼看楼冠宁面上的沉稳都没了,觉得大事将成。心里嗤笑,十四岁的小孩子到底是不经挑逗。正准备说些情话,边看见楼冠宁看到她准备说话,脸上确确实实又换了个表情的。

那表情不像是欲火焚身,倒像是....被吓的。

十四岁小少年楼冠宁,经不住敌人色诱,终于被恶心回家了...

从此以后楼大少不近女色的事情就在京城传开了。

再不近女色也要照常上课,在众人赞许的目光下,楼冠宁飞驰向练武场。换盔甲时,正巧遇上换下一身盔甲,脱了汗津津里衣的叶修撞上。

少年白皙紧致的后背,脱衣服时耸起的蝴蝶骨,小小的汗珠紧紧贴着那细腻的肤上。他听到后面有人向后一瞥,汗珠边随着身体的摆动向下掉落。叶修未张开的青涩身体与梦中暧昧身影重合。

咚——是汗掉落在楼冠宁手上的声音吗?

未经情事的楼冠宁顿时被心上人的半裸刺激的抬起头。叶修偏偏这时转身,让他看到了那日夜牵绊的人儿的面容。他高高束起的长发随着汗沾了几缕在脸庞。下垂的眼角也被濡湿似的比往日更深邃点,显得格外乖巧。

没等叶修开口,楼冠宁便入迷一样替他抚开几丝给他衔住的黑发,又细细的用手擦起蝴蝶骨上的透明水珠。

被细腻触感拉回思想,楼冠宁什么也没解释,施着没学好的三脚猫功夫回了家。

叶修看着楼小少爷的蹩脚轻功,还是没光着个身子追上去。后头再找你算账。小将军捡起楼冠宁掉下的玉佩想。

评论(1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