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甜甜的小鼹鼠

一条勤奋的好汉
just一个标题党
叶受only
最爱的宝贝是叶修

[all叶]蓝雨城又把叶王爷拐走了

—含索克萨尔叶,索克私设。
—没文化,设定瞎扯的
—ooc!ooc!ooc!

兴欣城由叶王爷辅助管理。自打冯宪君把叶修排到这后,兴欣城的居民人口幸福度直线上升,每天过的美滋滋还能看着各城王爷过来瞎晃悠。

唯一不和谐的可能就是自称要嫁给王爷的闺秀们,兴欣追求男女平等,自打王爷说过支持所有形式的爱后,闺秀们更是大胆表达出自己的爱意。

“ 啊,好想嫁王爷。”王家小姐在自家二楼对天长啸。

“滚,王爷我的。”楼下的王家二小姐对着楼上吼到。

今天的兴欣城依然很和谐呢。:)

城里来了个蓝色眼睛的小孩,大家把他围了起来。小声的讨论着。

“你看见那个小孩没?他的眼睛是蓝色的耶。”

“叫王爷府人过来吧!”

人群瞬间散了。

王爷府动作极快,新来的小侍卫刷刷两步跑到人小孩前问话:“你哪儿人啊?”但由于他带着一股浓重的地方腔,索克萨尔一个字也没听懂,只是疑惑的皱皱眉。

侍卫不说话了,只是把小孩抱起,又刷刷两步跑回了府里。

“报告王爷,这就是那小孩。”听见自家侍卫标志性的语调,正在擦剑的叶修头也不回摆了摆手:“放下吧,我亲自问。”

侍卫告了退。

叶修打量着眼前小孩,他在书上见过,这是西洋人的长相。

索克萨尔被眼前人盯的不自在,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你好?”

奇怪的腔调,但声音软糯的。叶修心里评价。

叶修给他搬了个板凳,示意他等会。自己翻出一本积了灰的西洋用语册。

过了一会,叶修憋出几个音出来:“Where are you from?”

奇怪的腔调,但声音温柔的。索克萨尔评论。

看出两人的尴尬,索克萨尔指指西方:“那。”

叶修撇撇嘴,知道也不能给你送回家啊。

侍卫突然又请求接见,叶修许了。侍卫跑过来,一脸严肃的说:“报告王爷,喻王爷那边说丢了人,要来这里找找。”

  叶修汗,蓝雨和兴欣隔了十万八千里,你来这找人?

侍卫看着叶修死目,幽幽的补充道:“喻王爷说是圣上托他带的孩子,据说还是洋人。”

叶修挑眉,无缘无故,人小孩会跑丢?

......

喻文州到的时候,索克萨尔和叶修正抱着个装坚果的盒,嗑的正欢。

看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聊的十分开心,也不打扰,示意周围人不要出声,自己静静听着。

“你觉得喻王爷是怎样的人啊?”叶修用手托着下巴,颇有没事找话题的嫌疑。

索克萨尔就差没长出星星眼,作出为喻文州折服的样子:“他特别好!”

叶修听他这话说的倒挺地道,忍不住笑了笑:“你是不是被文州逼着背会的啊?”

索克萨尔还在消化这句话的含义,余光就瞥到了熟悉的袖角,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

喻文州揉揉他脑袋,对着叶修现出有点抱歉的样子:“添麻烦了。圣上让我来这处理事务,半路他吵着要吃小食,买完后便寻不见了。”

叶修也懒得问他什么事,既然他不知道就肯定没有兴欣事了。

又对着喻文州的脸放空了两秒,想起刚才问索克萨尔的问题,煞有其事的叨道:“文州伪装的不错嘛,连小孩都能瞒的过去儿。”

喻文州笑:“你平时是怎么看我的啊?”

一直默不作声的索克萨尔接了一句:“仰视。”

叶修沉默了,想起一位比他还矮的人来:“少天没来吗?”

喻文州啊了一声,似是刚想起说:“他说在客栈等你,让你有空去。”

......

门响,黄少天放下折腾手中玩意儿的手,看着索克萨尔的小脑袋探了出来。

黄少天对他招招手:“夜雨没来,没人陪你玩,无趣了?”说罢还看了看合拢的门,又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移开视线。

也不知道无趣的是谁?索克萨尔默默想。

这时叶修正好推了门进来,看见黄少天冷漠的小眼神,吃惊的说:“嚯,这么想我啊?”

黄少天看到叶修,兴奋的嚷嚷着要去外面切磋。叶修不理他径直走向床,黄少天受了冷落,委委屈屈带着索克萨尔一起坐在床边看他。

就这么僵持了三分钟,叶修终于睁开了眼,黄少天以为他妥协,又看到叶修翻了个身:“呵呵。”

这两声笑气得黄少天伸手挠他,叶修微微一侧身便躲开了,还带着笑抿唇看他。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上手去拍叶修的脸,他没躲,等黄少天拍完才慢慢开了口:“这可是住宿费啊。”说罢便闭了眼,任黄少天在耳边嘟囔也不理。

看到黄少天的表现,索克萨尔还是有些羡慕叶修的。竟然能够抵住黄少天的噪音攻击。

黄少天见叶修真有睡意便闭了嘴,坐在桌边喝自个儿带来的茶,眼神带点急迫的看着叶修,让人看起来像含情脉脉似的。

索克萨尔撇撇嘴,这个人怎么这么爱pk啊。

黄少天其实只是在对着叶修发呆,察觉到索克萨尔向着瞅的目光,黄少天回视,作出疑惑的表情。

索克萨尔摇摇头,看着黄少天拿着茶不知道在什么气。心中暗叹,自打见了叶修,黄少的心情就像打架一样,乒乒乓乓个没完。

屋中一片寂静,二人各怀心事,只有叶修一个人什么也不想的沉沉睡着。

......

叶修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弥漫着香气。

黄少天看他醒了,招呼他过来吃:“这小祖宗说是要学习东方文化,有硬生生拉着我买了这一堆吃的,刚刚吃饱,就又哼唧着趴在桌上睡着了。”

叶修点点头,一边看看索克萨尔,一边向嘴里塞吃的,唇齿不清的说:“我觉得索克萨尔说话带着点儿你们那边的调儿,还说不准。方圆十里只有我能听懂吧。”

黄少天挑眉:“你那么厉害啊?”

叶修点点头:“那可不?这不是听你说惯了嘛。”

这话听的黄少天舒服多了,不愧是吃人嘴短呢,叶修还怪会说话。

......

蓝雨的小剑客也来了,跟在喻文州后面正左顾右盼着,看到叶修便眼睛一亮:“叶修前辈我们来pk吧!”

叶修扶额,这性格和黄少天还真有的一拼。

不过,叶修对后辈可是体贴的很。每年都有不少后起之秀来城里找他切磋,叶修躲着是躲着,真找到他了,他还是假装偶遇。

而这卢瀚文进了蓝雨以来,他和黄少天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他和黄少天简直是轮班轰炸。气得叶修在城门前挂着自己和黄少天的输赢数。众人津津有味的看着黄少天角逐叶修。

好容易圣上把黄少天叫走了,叶修正在街边晃荡呢,身后传来元气满满的声音,卢瀚文在叫前辈呢。叶修静止了好一段时间,最后叹口气,摊手臂:“来吧。”

最后的结局是小卢泪眼汪汪,以为前辈要用美色来征服他,准备含泪拒绝时,叶修拿剑柄戳戳他,看他擦擦泪,说:“前辈既然执着,那我就不推辞了。”

叶修:???

最后的最后,小卢不仅没抱得前辈归,连切磋都没有。

听完这件事的索克萨尔冷笑,图样图森破啊。

......

叶修生无可恋的抱着卢瀚文,背个索克萨尔,走在回客栈的路上。

不愧是妇女之友叶王爷,连孩子都会带。兴欣城的居民如实痴汉到。

黄少天远远的看到叶修,也慢慢迎了上去。看见叶修累成这样,黄少天心疼的问:“需不需要我帮你把小卢叫醒?”

叶修抬脚踢他,笑骂着转了身,把索克萨尔送到黄少天面前。

正在装睡的索克萨尔:......

黄少天接过索克萨尔,问道:“喻城主呢?”

叶修少了不少负重,把卢瀚文向上颠了颠,让他下巴靠在叶修肩膀上才回到:“他去商讨你们蓝雨演兵的事啦,让你和他一起先去兴欣住。”

黄少天抬眼看看叶修,笑笑,小虎牙漏出来显得分外狡黠。

叶修莫名感到下体一紧时,卢瀚文和索克萨尔无声的睁开眼,交换了个眼神。

叶王爷...加油吧:)

评论(2)

热度(174)